籠中鳥-大考中心試卷

當兩個選擇放在眼前,一邊是安逸地活在處處受限制的監牢,另一邊則是廣闊的天空,處處可能遭遇亂流危險,卻得以自由飛翔。

相信對多數渴望自由的年輕人而言,後者絕對是更吸引人的選項。而家,作為培育可以到大草原生存的人才的培訓班,自然應該要介於兩者之間。然而,似乎不是每個人都那麼幸運,可以在這樣理想的環境成長。

回憶起老子說過:「生而不有,為而不恃,功成而弗居。」。生而不有,你可以表達你的思想,但不要強迫我們接受它;為而不恃,不應該將小孩視作一種投資,投資你對未來的想像;功成而弗居,請不要句句都是往後經濟,我們也自然會願意提供更多。當「愛」這個字被重複提起,並用來作為要求手段時,它就變質了。

與其他同儕相同,我同樣對自由有所渴望。限制手機使用時間,一直以來我並不是很在意的限制,因為近期想回訊息的急切的心,漸漸被我所重視。一個月前,極端亢奮的我焦躁地想讀訊息,在晚上就點入眠後,隔天總是三點以前起床,起來看著朋友新的故事,對故事中的內容充滿無限想像,並同時分享自己前一天發生的有趣的事。因此我的手機被鎖起來了。也在此時我才發現,原來他們可以看到我什麼時候在用手機,使我大為震驚,原來我一直都處在監控之中。起初,他們完全將手機沒收,最後經由一天的交涉之後,我收回早上七點到晚上十點的使用權。

然而,隨後他們又以希望我認真上課為由,強行將七點改成七點二十五分。這次,我選擇妥協,誠如莊子所述「得共環中」,從我與父母想法的相異之處中找尋共通點,發現我們都是希望我好,只是方法不一,只要不將我與朋友聊天的權力全然地奪去,我都漸漸可以接受。

父母,我仍希望能自在翱翔,我能自己學習如何控制使用時間,調節自己的責任與娛樂,並顧好自身的課業。對現在的我而言,與她聊天是我很重要的事,甚至說是僅次於課業的事也不為過。

期待我能有在空中飛翔的機會,飛到草原上方,仰觀宇宙之大,俯察品類之勝。縱使世界危險,我也相信,在你們的教導下,我已能成為那庖丁,以無厚入有間,游刃必有餘地,穿梭於環境之中而不受傷。